阅读历史 |

第55章 这比买卖你们书院不赔(1 / 2)

加入书签

李氏的眉头微微一皱,虽这女子说话的态度十分温和,说出的话却让人感觉到不舒服。

此时她也多少明白为何刚刚刘雍是那种态度了。

她自认自己性子都够温和的了,都感觉不舒服,那就更别说是刘雍了。

她便也不说了,转身进了屋去。

看到刘雍还在生气,便道:“那教书的脾气可能是与咱们不一样的,你也别气了,这小娥去了那么久,也该回了。”

“还有这汐蕊不是和俊生一起走的吗?怎么他们来了,却不见汐蕊啊,咱要不要出去找找?”

刘雍这时的气也消了大半,头脑也清楚了,“你瞧我,光顾着生气了,我想汐蕊八成是放心不下她娘,去桶金城里找她了!”

“你去村口迎迎吧!也别走远了,别再走两岔了。”

“好!”

说着,李氏又走了出来,并端了一壶茶,将其交给了陈俊生。

“你两位师长一路辛苦,你拿去给他们喝吧,我去村口迎迎你刘婶。”

陈俊生也是被刚刚冯全和刘雍的争吵闹得有些不知所措,此时正好去送了茶。

刘氏则到了村口,等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才见着刘氏,并且后面还跟着崔汐蕊。

她立刻眼笑眉开,“总算是等到你们了,快点吧,家里来了两个俊生书院的人。”

“嗯?”崔汐蕊一愣,“他们来干嘛?”

怎得在书院羞辱自己还不够,还要追到家里来吗?

她便立刻走上前去,一路怒气冲冲地回到家。

陈俊生眼尖,一看到崔汐蕊便道:“回来了!”

冯全立刻从马车上下来,急走两步到了崔汐蕊面前,率先开口:“总算把你盼回来了,你的入学考核通过了!”

崔汐蕊一阵发懵,自己走时还找借口不收,怎的这会又通过了?

“先生不是说不收吗?”说话时她也丝毫没客气。

“是我的错,我错把慧珠闲来练手的试卷认成你的了,你的那张试卷我看了,答得非常好!”

“远远超出了我院学子的水平,因而我才特意前来寻你。”

孙慧珠也连忙点头,然后也道歉道:“抱歉,当时顺手把自己的卷子放在了上面。”

“是我没能第一时间同冯叔说清楚,你的那张试卷,就连我也是自愧不如!”

崔汐蕊是知道孙慧珠也答了这张卷的,却是没注意孙慧珠的也放在了一起。

虽说这个冯全刻板了一点,倒也算是诚恳,起码发现错误立马就认错这一点,便说明这人人品不坏。

“那我们进去聊吧!”

“这……”冯全有些为难。

崔汐蕊却觉得奇怪,“那先生该不会是想直接把我带走吧?”

眼见着又有了误会,孙慧珠忙道:“倒也不是,只是我们也才刚刚听说,你是借住在你舅舅家的,那你入学这事,你舅舅知道吗?”

崔汐蕊道:“当然,最初还是我舅舅提的呢!”

“若是你舅舅不反对,那我们便进去聊。”

这下,冯全终于移步进了屋。

此时刘雍还黑着脸,看到人进来了,也没有展示出过多的热情。

李氏知道自己相公的脾气,便兀自去准备了些茶水点心。

不过冯全的全部心思都在崔汐蕊的身上,也没有在意。

他也直言道:“我的来意你已知晓,你看你是今天就收拾包裹同我们一起回去,还是明天你自己过去?”

“这么快?”崔汐蕊不禁皱眉。

尽管她知自己的才华入读学院是没有问题的,可这个冯全似乎也太急切了一点。

而冯全的确是有自己的考量的,刚刚在马车上他已经向陈俊生打探了一些情况。

虽说陈俊生说的也不是很详尽,但一个与丈夫和离的母亲带着女儿暂住在娘家哥哥家里终归不是一个长久的事。

他怕再横生意外,自然便想要尽快将崔汐蕊这个好苗子带走了。

“当然了!我们栖梧书院是很重视人才的,这件事当然是越早定下来越好,这样你也可以早日进入学院听教。”

“不,夫子,其实我并没有打算同一般学子一般进学院听教的,我原本想要的不过就是一个旁听的名额,俊生哥你没有和夫子讲明吗?”

陈俊生一愣,这的确是崔汐蕊的原话,可他想着,机会难逢,既然夫子肯收,那不是比旁听好。

他便道:“我还没和夫子说,但现在夫子已经收你了,就不用旁听了吧!”

“看来你是没有理解我的意思。”

崔汐蕊微叹了一口气,可她又能怪陈俊生什么呢?他也是为了自己好,并且还费心地引荐自己。

可这话她还是要说清楚的。

“我之所以想要旁听,是因为我这边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做,我不可能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听学这一件事上。”

“若我只是旁听的话,这样我便可以节约出来一部分时间来做这些事。”

这一点冯全就不理解了,“你还有什么事比听学还重要吗?我想是之前我们学院有人被京师女子学院招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如今圣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